猫科动物.

There's no happy ending with me.

【复联】【CP向】去掉“想”(小甜饼 一发完)

*锤基 盾冬 铁虫
*含轻微EC
*梗来源:恰克·帕拉尼克的写作建议
(↑找出和“想”有关的动词,然后消灭他们)
*一份失败的作业
*OOC
*有轻微私设
*HE






————————————————————
“能见到你真让人高兴。可以的话,真想在暖和些明亮些的地方相见……”

——村上春树《寻羊冒险记》
————————————————————










『Thor知道Loki爱他。』




Loki被Odin抱回来,稍微通了点神事后,就仗着自己耍赖打滚捅肾的技能,和哥哥蹭到了同一张床上睡觉。但等到两个人都不是两百多岁的小孩子时,就有了那么一丢丢的羞耻心。

但还好,两人的房间离得并不远。

于是每到夜深人静的时候,还没睡熟的Thor会压低嗓子,随着呼吸装出断断续续的鼾声,而这时总会有个小小的黑影从虚掩着的门中悄无声息地窜进去,那像只小黑猫般的不速之客会小心翼翼地蹭到大块头的枕边。
Thor常常怀疑这只小猫的爪子上是不是真的长了肉垫。
Thor的脸被蓬松的黑发摩挲,留下了痒意;怀里的小人儿不时发出的梦呓也让他没来由地感到一种心安。

——Loki是在叫他的名字。




Thor常常在与Asgard的入侵者的战斗中受伤,而杵着权杖立在一旁的Loki总是会适时地冒出一两句嘲讽的话:

“Oh, c'mon.你居然被这个愚蠢的怪物伤到了手臂。”

“For god's sake,你为什么允许这个如此笨拙的怪物碰到你漂亮的金发?”

……

Thor也从来不恼,在一个漂亮的转身后锤向对面小喽啰的头颅,接着露出他傻呵呵的笑望着弟弟在的方向。
——是在炫耀哦。

“蠢锤子。”
Loki叉着腰,眼珠向上挑挑,试图做出一个不屑的表情。

接着他放低音量,以自认为只有自己能听到的声音低语一句:
“蠢得可爱。”

——Thor听到了。





金色短发的大个子刻板地重复端起一杯酒,把它倒进胃里又满上的动作。
酒吧的老板是个亚洲面孔,他用蹩脚的英语小心地询问眼前这个不好惹的男人,威士忌里是否真的确定不用加冰。
男人不耐烦地挥挥手,僵硬的动作带倒了面前的三个厚壁的酒杯,杯子掉在地上的闷响引来周围客人的一阵侧目,而男人衣袖中凸起的肌肉也让他们的目光多停留了一会。

暴躁的男人还没来得及回瞪那些不知好歹的人们,两眼就被一双修长的手捂了个严严实实。

"It seems that you've got a new eye, my bro."

Thor的心漏跳了一拍。
他轻轻拨开眼前的手,回过头去,对上了那双熟悉的绿色眸子。

“神的神经,可不是区区凡人的酒可以麻痹的。”


大块头以与他外貌不衬的温柔搂住了面前的黑发男人,在他的唇上印上一个吻。

"I guess that we'll need a kiss right now."

酒吧顶灯暖黄色的光落在两人身上,和他们承诺中的阳光并无半分差别。


——Loki爱他,他也爱Loki。







(“先斩后奏可不是哥哥你的风格啊喂……!”)







『Steve不想忘掉Bucky。』




Steve抬眼迷茫地望着繁华的纽约街道,周围嘈杂的人声和汽车发动机的声音使他感到一阵眩晕。红男绿女们从他身边匆匆走过,崭新的奔驰车朝这个站在马路中央发愣的男人尖锐地鸣笛。

也许他该回到布鲁克林去。

布鲁克林……。


“我大概听懂了。Fury,那么按你的说法,Bucky是不是也活到了现在?”

“无意冒犯。但是,Bucky是谁?”

“James Buchanan Barnes。我曾经的战友。”

面前的人无力地叹了口气。

“我们没能找到他,十分抱歉。Howard在做出把你冻起来的决定后就曾说过,你醒来时一定会第一个想着那个人。”
“他还说过,也许你融入这个新的世界的最好方法,是把Barnes中士忘掉。”

Steve下意识地摸摸夹克口袋,掏出一张泛黄发硬的照片。上面的两个人笑的灿烂。

Steve看着Fury,摇了摇头。




Steve又一次从噩梦中惊醒,梦中Bucky身上遍是伤痕,他的碎发、血和冰碴一同黏在脸上,在轻唤一声“Steve”后便坠入了望不到底的暴风雪中。

"Calm down, Captain. I've been through this before, too."
房间的角落里闪出一道微弱的红光,接着Steve房间的灯被打开。

Wanda和Natasha站在Steve的面前,栗色短发的女人首先开了口。
“是我让Wanda把我们带进来的,她说感受到隔壁房间有一阵奇异的波动。”

Steve这才低下头去看看自己:胸前一片全湿透的T恤、额前乱糟糟的金发和掉在地上的被子。
——让女士们看到似乎不太雅观。

Steve刚想表示一下抱歉,Nat就一脸“我连你的胸都摸过了还顾忌什么”的表情挥了挥手,拉着Wanda坐到了旁边的沙发上。

“我想,Wanda也许可以用她从Charles那里继承的能力,帮你抹去那些记忆。这可能是个很残忍的建议,但是毕竟……他们令人太痛苦了。”

Wanda显然已经不想再解释关于X教授虽然是她的另一个爸爸但她并非Charles所出的事情了,小姑娘抬起头对上Steve的视线,又急急地低下头去。

“他有一双和你一样的蓝眼睛。”
“我不想忘掉Pietro,所以我觉得……你也不想忘掉Bucky。”





“小海豹,你手里拿的是……Bucky的枪?”

“Who the HELL……”
火箭浣熊气得浑身的毛都炸了起来,刚想端起枪教育教育这个没学好生物课的家伙,而回头看到身后人的全貌后,小浣熊便乖乖地放下了枪。

金发,碧眼,完美的肌肉线条。
浣熊黑溜溜的眼睛转了转,抖抖胡子。

……Steve发誓他绝对听到了咽口水的声音。

"Dude, you want this?"

Steve点点头,浣熊把手里刚捡来不久的宝贝丢给Steve,装作不在意的样子吹了声口哨,翘着蓬松的大尾巴迅速地背过身离开。
——还是肝儿疼。


Steve拿着Bucky曾握过的枪漫无目的地踩着复仇者联盟大厦院子中的雪,一时的恍惚使他险些撞上一个人——


当年的布鲁克林小王子就带着温暖的笑意站在他面前,雪地反射的光柔柔地打在他的脸上,似是这近百年的时光都不曾流逝过一般。
Steve的心没来由地起了躁动。

一个拥抱。

“我在这呢。”
“I'm with you till the end of the line.”

——Steve不想忘掉Bucky,他也不会有忘记Bucky的机会了。
因为Bucky再不会离开了。














『Tony很想见到Spidey。』




“Stark先生,”Happy匆匆冲到Tony的地下室,“您在洛杉矶存放反重力引擎的仓库现在可能出了些状况,有一群看起来像有预谋的小贼闯入了那儿。”

带着浅棕色墨镜的男人头都没抬,左手按在台面上,右手攥着的电钻型工具喷出些蓝色的电火花来,嘴里还叼了个黑不溜秋的小扁片。

“Happy,我觉得这种Friday能轻松解决掉的事情不需要你亲自跑下来一趟告诉我,再者,那个仓库里存放的东西都是装了追踪系统的。By the way,那个小孩是不是很久没给你打电话了?”

Stark先生叼着东西时的发音并不很清晰。

“什么小孩?Stark先生,那边仓库的事情真的很重要……”

“我觉得一件事情重要与否是由我来决定的。我还需要告诉你下一步该怎么做吗?解锁你的手机,打开那个……呃,人们叫它什么来着?语音信箱,然后按下播放键。”

“Hi,Stark先生!我是Peter Parker。我今天放学之后在皇后区看到了一只在抢路人三明治的大金毛,我把它嘴里的三明治夺回来之后被它的主人用拐杖敲了好几下头,现在还有点疼……所以邻家英雄是不是以后可以不用管大狗什么的事情了?”

小孩奶兮兮的声音里掺了点委屈。在一旁听着的Tony却笑出了声:小孩和大金毛抢三明治的画面,想想就很滑稽。

“……Stark先生,我这周做了这么多好事,这周末可不可以让我来Stark Industry执行任务,就算做实习项目也是可以的。”

手机里小孩的声音停下了,Tony深吸一口气,刚想抬起手向Happy做出一个表示“拒绝”的手势——他知道小孩下周就快要Final了。

“拜托您了,Stark先生。”
毫无预兆地,小孩在短暂的停顿后又补了一句话。

“……Happy,给May发一条消息,说这周六Stark Industry有一个实习任务需要Peter的参与。”

“好的,Boss。”

“One last thing, 你觉得红色和黑色的搭配听起来怎么样?”




“Friday,我现在在灭霸的老窝里。我需要尽快回到地球,并且需要新的战衣。”
“……可能不需要很迅速。”

Tony麻木地蹲坐在泰坦星荒芜的表面上。

没人知道在Friday来之前,他是怎么在这个仅剩他一人的星球上熬过这段时间的。

“Sir,我想你们的战衣应该都有一些破损。以及您交代过,在Spider Boy加入复仇者联盟后,要在这次更新的基础上再添些内容,所以我把……Sir?”

“你们”。
多么刺耳的称呼。

Tony掩面,肩膀一抖一抖的。
他失去太多了。

“把蜘蛛侠的new suit留在这吧。”
“Kid回来的时候——如果他可以回来……肯定会喜欢它的。”




会议室的门忽然被推开,Tony看到他的小孩就站在门外。

他真的,实实在在地站在那。

可小孩都不看他一眼,低了头垂着小狗眼站在门外,像是做错了事被罚站一般:

“Stark先生我不知道现在这个时候来打扰您是不是合适。但May婶婶说我必须要尽快来找您一趟所以我没换件正式的衣服就来见您了。没能提前联系Happy告诉您我要来真的很抱歉但是其实我也真的真的……”

小孩一口气没能说完,于是后几句话带了隐忍的哭腔,到最后竟是呜咽得说不下去了。


会议室的三面都是玻璃,洒进来的阳光耀眼得似是把全世界的光亮都分给了紧抱着的二人。

所以我们有理由相信,Stark先生眼角滑出的一滴泪,是被这刺眼的光亮激出来的。

"Welcome home, my kid."

——Tony很想见到他的小孩。而很显然,小孩也很想见到他。


评论(5)

热度(2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