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re's no happy ending with me.

【全员向】论MCU与神夏联动的可操作性



*全是私设
*沙雕脑洞
*梗来源:Blanket!
*OOC





◎伦敦的至圣所一出门就对着221B Baker Street

◎传说加入MCU的剧组都需要断手梗,Sherlock看了看Molly,成功借了具尸体出来

◎Sherlock发现Strange的传送门是将尸体的各个部位分开的好工具,刀口非常整齐

◎当Thor问起海姆达尔为什么最近Loki总喜欢往英国跑的时候,睿智的阿斯加德守护者指了指自己的发际线

◎John和Ross常常看见,221B的沙发上对坐着两个男人,一个打着坐悬在空中把头甩来甩去,一个坐在沙发上单手劈空气

◎从221B门前那条街上走过的人透过窗户看到里面的场景,以为是神仙在斗法,当然,也有人打电话叫过999

◎Strange的斗篷一度认为Sherlock的风衣是和它一样具有思考能力的存在,而Sherlock每次把衣领立起来或是放下去都是在和它进行交流

◎Bucky从前有往冰箱里存李子和牛奶的习惯,自从来过221B之后,他再也没有往冰箱里屯过食物

◎Strange看到221B墙上的弹孔时问过用不用他调转时间把它们去掉,很出人意料地,这个提议被John拒绝了

◎当Tony带着Peter第一次来到221B时,Peter在听完Sherlock一通面无表情对二人身份的推理之后发出了“Bravo”的赞叹并做出了非常夸张的崇拜脸,然后就被Friday用战衣裹回了Stark大厦

◎Sherlock和Strange搞好关系后,经常利用他的能力把自己传送到三年前的Appledore去弹马格努森的眼皮

◎Sherlock和John向复联的成员们介绍了关于往脑门上贴一个人名字去猜那是谁的游戏,然而玩了没两局,Wanda和Vision就因有作弊的嫌疑被禁止参加游戏

◎Strange有一次剪掉了自己的小胡子扮做Sherlock去办案,由于可以通过调整时间还原现场,他的分析做的天衣无缝,但他过慢的语速和并不嘲讽的语气还是让John成功识破了他

◎毫无疑问,每一个刚刚受过惊吓的人,都需要一条毯子,不论你是智商超群的大侦探还是一个贫困小国的国王

◎John、Steve和Thor曾进行过一场以“是从圣巴茨医院的楼顶上、从火车高架上还是从彩虹桥上摔下来比较疼”为题的辩论,Thor由于论据不够真实而第一个被淘汰出局

◎Ross探员在第一次听到“Rosie”这个名字时以为那是John给他起的昵称,感到一阵恶寒,后来发现John是在叫自家小女儿的时候,觉得自己被占便宜了

◎福华组和复联的成员们经常互相嘲笑口音,后来复联做出了让步:他们在叫Sherlock名字的时候,不能发出“r”的音

◎针对上一条,黑豹陛下、他的妹妹和护卫队队长可以例外,猎鹰不行

◎复联的成员们很喜欢221B的小客厅,于是当没有任务的时候,他们会聚到那里一起找电影看,他们大多数时候都很和谐,只有一次,银河护卫队的成员、Thor和Loki以及Sherlock和John非常坚定地拒绝了Tony提出的看霍比特人系列的提议

◎当天晚上,Tony梦见Peter长出尖尖的精灵耳朵和淡金色的长发,一脸嫌弃地对他说“Peter is a free elf”,惊出一身冷汗

◎Strange的斗篷很喜欢Ross探员,但很不幸地,它患有重度的脸盲症,于是我们常常能看到斗篷拖着一个不明就里的军医先生来到了一脸尴尬的Strange面前

◎斗篷随主人,但Strange并不脸盲,所以大概随了别的方面

◎Mycroft和Ross关系意外的不错,而就在这之后,CIA当局发现Ross的任务完成数发生了成倍的增长

◎Peter有一段时间总是缠着Sherlock教他怎么做推理,一向以带坏小孩为乐趣的Sherlock顶着张扑克脸和Peter对Loki脖子上的红痕的来源进行了严密的逻辑推理

◎Greg在Strange刚来的时候其实就已经能分清楚他和Sherlock,但Greg坚持每次都把两个人的名字叫反

◎Steve和Bucky常常留宿,因为他们说这里的装修让他们想起了年少在军营里睡一间屋子的时光,当然,221B的二层只有两间卧室

◎Hudson太太看到Loki和Thor为了Loki不应该冲上去拿刀捅Thanos吵架、Tony批评Peter不该冒险跟着他上飞船而Peter有些不服气的时候,会放下手里准备的饼干和茶,对他们露出充满母性光辉的微笑:“我想你其实很开心能再次见到他。”

—“Which of us?”

—“Both of you.”

【全员向】论识别出魔形女的正确姿势


*叉男和复联(伪)联动
*梗来源:X战警老三部里面老狼和小队的一次商业互怼
*沙雕段子
*OOC


1.

X男全员搬进了复联大厦。
Sam和Mystique近日受到了来自身边CP狗们的一万点暴击伤害。

Sam:Mystique,你是不是可以任意变成其他人的样子?

Raven:是啊。
Raven:等等,我不会用这个能力帮你们去打紫薯精的。那是你们宇宙线里的Boss,我们这边只需要控制住老万的中二病就世界和平了。

S:……不是。你看,你在Xavier天赋学院是不是每天都被你哥和万磁王、金刚狼和镭射眼他们亮瞎眼,不想报复一下吗?

R:Emmmm,有道理。
R:不过就算老狼和小队不谈恋爱,小队还是照样能把人闪瞎的。

S:重点抓得很灵性。

于是Sam和Raven达成了交易,Sam提供一些必要信息,Raven变做X战警或复联的一员去捉弄别人。


2.

Sam:我觉得我们应该第一个去搞Steve和Bucky,Bucky那个小混蛋太欠收拾了。
Raven:OK.

(Raven变成Bucky的样子)

Raven:Steve中午好。T'Challa给你的新盾牌看起来不错啊!一会和我去买李子吧。

Steve(警觉):Bucky你的胳膊……?

R(看一眼自己的胳膊):怎么了Steve?
R(反应过来把胳膊变成金属材质):意外,呃。

S(看着出现了一瞬的蓝色鳞片佯装淡定):你们是新住进来的变种人吧。
S(和善):能和我介绍一下你们都有什么能力吗?

R:嗯……其实也没什么特殊的。我们有一个秃头教授,特殊能力是可以讲睡前故事把所有小孩都哄睡着;有一个长着猫耳朵的,特殊能力是可以伸出猫爪子来;还有一个收废铁的,能力是能把长着猫耳朵的那位挂到金门大桥上。

S:……。
S:那你们有没有那种超能力是可以帮别人接上断臂的人?

R:没有。不是。别瞎说。


3.

Sam:太,太辣眼睛了(带上护目镜)。那Thor和Loki当做下一个目标怎么样?
Raven:不,我觉得对Erik和Charles我更有把握。

(Raven变作Erik的样子。)

Raven(走进房间):Hi, Charles.

Charles(抬头):Erik,我最近听说Raven在复联大厦里变作别人的样子去捉弄人。

R:呃……哦,所以?

C:我需要检验一下你是不是真的Erik。

R:呵……呵呵,这还用验吗?

C:以防万一而已。
C:我最喜欢吃的是什么?

R(得意洋洋脱口而出):罗勒牛肉烤洋芋派。

C:……Raven,别闹了。

R:?????什么????
R:我有答错吗???

C:没有。
C:但Erik一定不知道这个。

——————————————
Raven在心中暗骂了一万句“Erik这个渣男居然对我哥这样”后,突然想起来前不久自己进Charles房间时看到他桌子上难看的紫薯色盘子里摆着自己刚刚说的食物。
还摆着几支同样很难看的蜡烛。

R:哥你是不是脑我了。

C:没有啊。我答应过Erik,以后即便他不戴头盔我也不脑他,我们是非常相互信任的,自从他……

R:停停停。不可能啊,那你怎么发现是我的。

C:……
C:好吧好吧。是这样的,你进门之后我就发现,今天的Erik穿衣服非常有品味,一看就不是本人。


4.

Sam:噫——
Raven:你知道我的日常生活是多么艰难了吧。那下一对就是你说的Thor和Loki。

(Raven变成Thor的样子)

Raven(走过去):弟弟你好啊。最近在中庭生活得还习惯吗?有没有地球人为难你?

Loki(两只手分别变出一把刀):我挺好的。哥你看,我左手有一把小银刀,右手有一把小金刀,我要挑一把来捅你。让我们来猜猜是哪边的肾这么幸运呢?

R(尬笑):还是算了算了,哥哥最近肾不太好。

L:装我哥都不能给我捅一刀。地球人真无趣。

R:???什么
R:我是怎么暴露的???

L:So obvious.你走过来的那条路上有一个小陷阱,而你几乎是下意识就避开了它。这明显不是以我哥的智商可以办到的事。
L:还有,我早就不拿小刀捅我哥了。


5.

Sam:都一千五百多岁的人了怎么这么为老不尊?那或许小孩比较好装?
Raven:希望你说的是对的。以及,我觉得我对我哥真是太好了。

(Raven变成Peter的样子)

Raven:Hi, Mr Stark!我今天又在皇后区收拾了一伙抢银行的匪徒,Friday偷偷告诉我您又给我的战衣做了一次更新。是不是在我下一次执行复仇者的任务之后您就能告诉我它新的功能是什么了?

Tony:……Peter,我觉得到了我这个年纪的人,不太可能再长高了。

R:Stark先生您在说什么?

T:而且,你这个年纪的人也不太可能缩个儿。
T:所以Raven小姐,下次在变作别人的时候请注意一下身高问题。

R:……???
R:不对啊,我还特意补了一下你们两个同框的电影,里面的身高差就是我们现在这样,基本差半个头的啊。

T:斜坡拍摄了解一下。


6.

Sam:仿佛了解了Tony什么不得了的秘密。顺便,你的声线很多变啊。
Raven(处于崩溃的边缘):那真是太谢谢你了……我们还剩一个机会。

(Raven变成Scott的样子)

Logan:早上好啊瘦子。最近好多人说Raven会变做其他人的样子戏弄人,我需要确认一下你是不是真的Scott。

Raven(崩溃):确认什么???这他妈还让不让人活了????

L:诶诶诶瘦子你别生气啊,我就是开个玩笑而已。

R:……??????

在一旁看好戏的Scott:我平时这么暴躁的吗???
在一旁看好戏的Scott:蠢狼你这个月都和我保持一米以上的距离……!


7.

Sam:居然,差一点点,就成功了。(摘下护目镜)
Raven:我觉得这组行动都太失败了。我们可能需要换一下目标。
S:Emm,比如?
R:那种看起来不是一对的。
S:我觉得ok。

(Raven变成Loki的样子)

Raven(拗出凶狠的表情):愚蠢的二流地球法师,无知的蝼蚁,是时候让你体验一下自由落体三十分钟的感觉了!

Strange:呃,我最近听说了你的名字。你叫Mystique是吗?很棒的名字,你的超能力也很酷。

R:……???
R:你是怎么认出我的?

S:这不是很显然吗。因为Loki从来没有计较那件事,之后还和我学习了一些小魔法技巧。比如如何把一个金发的男人变成一条闪着金光的蜥蜴。
S:By the way,他现在是我邻居。

R:???我怀疑你们有什么不可告人的交易。


8.

Sam:我有个主意,我们可以找那种完全没有同框过的人。
Raven:有道理。

(Raven变成Ross探员的样子)

Raven:Strange先生,您因为未持有执照而使用魔法,被CIA通缉了。

Strange:Mystique,怎么又是你?

R:……?不好意思打扰了。
R:但您能告诉我,这次是怎么认出来的?

S:呃,Ross搬进大厦没多久,我们就成为关系很好的朋友了。昨天我们还在玩把人名贴脑门上来猜的游戏。

R:传说中法师不是很高冷的存在吗?

突然出现的Ross:Raven小姐,问一个突兀的问题——您在空闲时间里看英剧吗?

S(帮腔):或者那种,奇幻史诗电影?


9.

Sam:我Google了一下。他们太可怕了。
Raven:是的。但我们还有最后一招——找不同宇宙线的人。

(Raven变成天启的样子)

Raven:灭霸,我是来谈条件的。
Raven:等等……说错词了。我的意思是,我们要不要考虑联手?你看,我们连皮肤的颜色都很搭。

Thanos:呃,天启你是不是失忆了?去年你还来问过我这个问题。

R:???
R:然后呢?

T:咱们决裂了啊。

R:为什么?

T:咱们本来达成了共识,然后握了一下手*。
T:你是不是忘了我怎么变秃的了?




THE END

————————————
*天启爸爸的能力略有修改,想想如果真的要躺在两张床上才能吸(把)收(人)能(变)力(秃)的话,灭霸和天启可能得相约做spa去了。
画面太美我不敢看。

【盾冬】【铁虫】他是什么味道的?

*盾冬 铁虫
*梗来源:荷兰宝宝口中,鲜花和小雏菊味的RDJ
(↑有几率撞车?虽然印象里没见过相关,但这个梗仿佛挺古早了)
*OOC







【盾冬的场合】


「Bucky是什么味道的?」

这是个好问题。你这么一问让我想起一段往事来。

你知道的,当我们都很年轻的时候。呃,算算大概得有七八十年前了,Bucky每年最开心的时候就是那个带一顶插着漂亮旗子红白相间的大篷子的马戏团到布鲁克林来巡演的那几天。布鲁克林那时候还是个比较穷的地方,能有那么一个几乎半个美国都很有名的马戏团来表演,简直就像是提前过了圣诞节。

不,不是Barnum展出畸形人的那种演出——我无意冒犯。就是像现在我们看到的,什么猴子骑独轮车、狗熊倒立、狮子钻火圈啊那种。

售票的小亭子离我家比较近,所以Bucky总是托我帮他带一张票。其实这事还对当时的我来讲挺困难的,你也知道我打血清前的小身板(笑),排队的时候经常被那些高个子们挤到一边去。不过我每次都能成功搞到两张票。
啊?你问我怎么做到的?很简单啊,趁他们还没起床,早一点去排队不就好了。

不好意思,说了这么长还没正面回答你的问题。那时候和Bucky在一起的日子真是太美好了,我说起来总是停不住,Nat、Tony他们每次听我讲到一半就开始翻白眼,但Peter那个小孩意外地喜欢听。

——说远了。其实我大概知道,Bucky并不是很喜欢看马戏团的表演,他不止一次在其他观众们都站起来鼓掌的时候小声跟我说他看到了那只雄狮的鬃毛被烧焦了一块,或者在那只骑独轮车的猴子转到我们这边的时候发现它脚踝上被磨秃的一圈毛什么的。

你可能没见到过,马戏团巡演的那套班子里其实还有一些卖零食的小贩子。Bucky每次表演开始前都会径直走向那个卖棉花糖的摊子去要一个香草味道的棉花糖,那里的味道我永远都不会忘记。混了香草粉的白砂糖在机器的加热下被拉成丝,机器附近的空气都是甜腻又热乎乎的,隔壁爆米花桶里奶油和焦糖的味道还会飘过来。

Bucky特别喜欢盯着老板用纸棒把机器里的糖丝搅起来,他每到这个时候脸上露出的笑意,是我到现在都在怀念的。

是的,我非常怀疑他对马戏团的热情纯粹是因为能吃到香草棉花糖。

香草棉花糖。
Bucky是那种,混着焦糖和奶油的香草棉花糖的味道。



「Steve是什么味道的?」

是那种,铁皮大货车车厢里潮湿泥土的味道。

啊,不要做出那种表情。人们不都是会喜欢某些特殊的味道嘛。

是这样,我有一点晕车,只是轻微的晕车,所以只是表现出坐在颠簸的车里就有点头晕犯困。但每次在去战场的车厢里,我都会因为紧张而神经极度绷紧,根本不可能睡着,连头晕的机会都没有。

打完一场仗回程的路上,我晕车的毛病才会彻底体现出来。头晕是真的,但刚刚从枪林弹雨中侥幸活下来,耳朵会叫得厉害,吸一口气都感觉带着硝烟和血腥味掺在一起的恶心感,闭上眼睛满是敌人死前的眼神——甚至是他们残余的躯体。
他们有的看起来还不到18岁。

如果没有Steve在旁边,我一定不可能在路上阖眼。Steve可能有一种让人安心的魔力,他肩膀上有从战壕里刚爬出来没多久而带上的泥土气息,这会和我们倚靠的铁皮车厢潮湿的铁锈味混到一起。靠在上面的时候,我眼前的画面不是该死的战争,而是我们约好了这场仗打完后要去的那家电影院前贴的海报、Steve家在的那条街街角的冰激凌店和他在我18岁生日送的那只比我个头还大的泰迪熊。

嗯,铁皮大货车车厢里潮湿泥土的味道。
那种……嗯,快要到家的感觉。








【铁虫的场合】


「Stark先生是什么味道的?」

(毫不犹豫地)鲜花和小雏菊。

呃,这个回答能不能不要告诉Stark先生。我可以重新给一个答案的。

没关系的吗?好吧,其实开始我也挺奇怪的,你知道我很小的时候曾经遇到过Stark先生一次。那个带着钢铁侠面具的小孩子就是我,当时Stark先生在一炮解决掉那个机器人之后留下一句“Nice job, kid”就离开了。

当时我虽然年纪很小,但见到偶像,那种我房间里全贴的是他的海报的偶像之后,我觉得我当时脑内炸出了一万朵烟花。所以Stark先生离开后留下的小雏菊的香气,我以为只是我过于兴奋而产生的幻觉。

我原本幻想中的Stark先生应该是带着教堂里木质椅子的气息,你懂吧,就是一种神圣感。Stark先生应该是穿着红色的盔甲被白鸽簇拥着降落到地面上,还自带管风琴和唱诗班给他伴奏的那种。

什么?不不不不不是幻视。虽然他也是红色的而且会飞而且人很好……但他和Stark先生绝对不是一样的!

(小声)Stark先生是独一无二的。

从Stark先生突然出现在我的房间后的每一次靠近,我都觉得Stark先生身上有着一股小雏菊的香气,并且和其他花的味道杂糅在一起几乎无法分辨。还有啊,Stark先生每次笑起来,即便只是一个浅浅的微笑,他身上花的甜香味都在往我鼻子里面钻。

问我原因吗?其实我也不知道。不过我想,Stark先生坚硬的盔甲和有那么一点点严厉的外表下,灵魂一定是蜜糖味的。



「Peter是什么味道的」

什么?你在想象关于太阳晒过的衣物的味道?
嗯……我是说,的确是有的。

我知道你们在期待什么。不要指望Tony Stark说出“Spider Boy就是我的小太阳”这种肉麻的话。

你知道,皇后区的有些地方其实挺脏乱的,即便到了今天也是。我第一次去找那个“高智商小孩”的时候一度认为我走错了地方,那里充斥着暴露在楼房外的土红色管道,幽深巷子尽头的露天垃圾桶群和堆满浅绿色酒瓶子碎片似乎目睹了一场街头恶战的墙角。但当我进入那个小孩的房间,里面淡淡的薄荷味道就让我的不适感烟消云散,那种感觉,就像……在燥热的夏天跳进了有着浅绿色地砖的游泳池。

我也不清楚为什么那个小孩身上会总带着这种薄荷味道。Friday给我调出小孩的蜘蛛战衣视角时,我常看到他阻止街头的恶性斗殴,从小偷的手里用蛛丝黏走赃物还给失主,或者把走私大麻的罪犯捆起来吊在街灯的杆子上等等。人们总是会在接触了过多这些阴暗面后被改变,也许就表现在染上会那些不属于他们的味道,但Peter从来都不会被影响。

不要用那种眼神看着我。我说过了,我只是在工作间隙才会去看看Spider Boy的动静,只是为了确认他有没有危险或者闯了什么祸而已,没什么别的。

可能有些人真的带有这种能力吧,一种让所有黑暗污秽都无法近其身的能力。无论发生什么,Peter都会每天翘着脚坐在不知谁家阳台的栏杆上,给我打电话例行汇报,声音里都带着让你无法忽略的笑意。我想这对于Spider Boy来说,比他的蜘蛛感应什么的珍贵得多。

小孩的这种能力不会消失的,正如那股从来都萦绕着他的薄荷气味。

嗯,我不会允许这种能力消失的。








———————————————
【单身鹰的场合】


「Sam,你觉得你复联的队友都是什么味道的?」

恋爱的酸臭味。

【复联】【CP向】去掉“想”(小甜饼 一发完)

*锤基 盾冬 铁虫
*含轻微EC
*梗来源:恰克·帕拉尼克的写作建议
(↑找出和“想”有关的动词,然后消灭他们)
*一份失败的作业
*OOC
*有轻微私设
*HE






————————————————————
“能见到你真让人高兴。可以的话,真想在暖和些明亮些的地方相见……”

——村上春树《寻羊冒险记》
————————————————————










『Thor知道Loki爱他。』




Loki被Odin抱回来,稍微通了点神事后,就仗着自己耍赖打滚捅肾的技能,和哥哥蹭到了同一张床上睡觉。但等到两个人都不是两百多岁的小孩子时,就有了那么一丢丢的羞耻心。

但还好,两人的房间离得并不远。

于是每到夜深人静的时候,还没睡熟的Thor会压低嗓子,随着呼吸装出断断续续的鼾声,而这时总会有个小小的黑影从虚掩着的门中悄无声息地窜进去,那像只小黑猫般的不速之客会小心翼翼地蹭到大块头的枕边。
Thor常常怀疑这只小猫的爪子上是不是真的长了肉垫。
Thor的脸被蓬松的黑发摩挲,留下了痒意;怀里的小人儿不时发出的梦呓也让他没来由地感到一种心安。

——Loki是在叫他的名字。




Thor常常在与Asgard的入侵者的战斗中受伤,而杵着权杖立在一旁的Loki总是会适时地冒出一两句嘲讽的话:

“Oh, c'mon.你居然被这个愚蠢的怪物伤到了手臂。”

“For god's sake,你为什么允许这个如此笨拙的怪物碰到你漂亮的金发?”

……

Thor也从来不恼,在一个漂亮的转身后锤向对面小喽啰的头颅,接着露出他傻呵呵的笑望着弟弟在的方向。
——是在炫耀哦。

“蠢锤子。”
Loki叉着腰,眼珠向上挑挑,试图做出一个不屑的表情。

接着他放低音量,以自认为只有自己能听到的声音低语一句:
“蠢得可爱。”

——Thor听到了。





金色短发的大个子刻板地重复端起一杯酒,把它倒进胃里又满上的动作。
酒吧的老板是个亚洲面孔,他用蹩脚的英语小心地询问眼前这个不好惹的男人,威士忌里是否真的确定不用加冰。
男人不耐烦地挥挥手,僵硬的动作带倒了面前的三个厚壁的酒杯,杯子掉在地上的闷响引来周围客人的一阵侧目,而男人衣袖中凸起的肌肉也让他们的目光多停留了一会。

暴躁的男人还没来得及回瞪那些不知好歹的人们,两眼就被一双修长的手捂了个严严实实。

"It seems that you've got a new eye, my bro."

Thor的心漏跳了一拍。
他轻轻拨开眼前的手,回过头去,对上了那双熟悉的绿色眸子。

“神的神经,可不是区区凡人的酒可以麻痹的。”


大块头以与他外貌不衬的温柔搂住了面前的黑发男人,在他的唇上印上一个吻。

"I guess that we'll need a kiss right now."

酒吧顶灯暖黄色的光落在两人身上,和他们承诺中的阳光并无半分差别。


——Loki爱他,他也爱Loki。







(“先斩后奏可不是哥哥你的风格啊喂……!”)







『Steve不想忘掉Bucky。』




Steve抬眼迷茫地望着繁华的纽约街道,周围嘈杂的人声和汽车发动机的声音使他感到一阵眩晕。红男绿女们从他身边匆匆走过,崭新的奔驰车朝这个站在马路中央发愣的男人尖锐地鸣笛。

也许他该回到布鲁克林去。

布鲁克林……。


“我大概听懂了。Fury,那么按你的说法,Bucky是不是也活到了现在?”

“无意冒犯。但是,Bucky是谁?”

“James Buchanan Barnes。我曾经的战友。”

面前的人无力地叹了口气。

“我们没能找到他,十分抱歉。Howard在做出把你冻起来的决定后就曾说过,你醒来时一定会第一个想着那个人。”
“他还说过,也许你融入这个新的世界的最好方法,是把Barnes中士忘掉。”

Steve下意识地摸摸夹克口袋,掏出一张泛黄发硬的照片。上面的两个人笑的灿烂。

Steve看着Fury,摇了摇头。




Steve又一次从噩梦中惊醒,梦中Bucky身上遍是伤痕,他的碎发、血和冰碴一同黏在脸上,在轻唤一声“Steve”后便坠入了望不到底的暴风雪中。

"Calm down, Captain. I've been through this before, too."
房间的角落里闪出一道微弱的红光,接着Steve房间的灯被打开。

Wanda和Natasha站在Steve的面前,栗色短发的女人首先开了口。
“是我让Wanda把我们带进来的,她说感受到隔壁房间有一阵奇异的波动。”

Steve这才低下头去看看自己:胸前一片全湿透的T恤、额前乱糟糟的金发和掉在地上的被子。
——让女士们看到似乎不太雅观。

Steve刚想表示一下抱歉,Nat就一脸“我连你的胸都摸过了还顾忌什么”的表情挥了挥手,拉着Wanda坐到了旁边的沙发上。

“我想,Wanda也许可以用她从Charles那里继承的能力,帮你抹去那些记忆。这可能是个很残忍的建议,但是毕竟……他们令人太痛苦了。”

Wanda显然已经不想再解释关于X教授虽然是她的另一个爸爸但她并非Charles所出的事情了,小姑娘抬起头对上Steve的视线,又急急地低下头去。

“他有一双和你一样的蓝眼睛。”
“我不想忘掉Pietro,所以我觉得……你也不想忘掉Bucky。”





“小海豹,你手里拿的是……Bucky的枪?”

“Who the HELL……”
火箭浣熊气得浑身的毛都炸了起来,刚想端起枪教育教育这个没学好生物课的家伙,而回头看到身后人的全貌后,小浣熊便乖乖地放下了枪。

金发,碧眼,完美的肌肉线条。
浣熊黑溜溜的眼睛转了转,抖抖胡子。

……Steve发誓他绝对听到了咽口水的声音。

"Dude, you want this?"

Steve点点头,浣熊把手里刚捡来不久的宝贝丢给Steve,装作不在意的样子吹了声口哨,翘着蓬松的大尾巴迅速地背过身离开。
——还是肝儿疼。


Steve拿着Bucky曾握过的枪漫无目的地踩着复仇者联盟大厦院子中的雪,一时的恍惚使他险些撞上一个人——


当年的布鲁克林小王子就带着温暖的笑意站在他面前,雪地反射的光柔柔地打在他的脸上,似是这近百年的时光都不曾流逝过一般。
Steve的心没来由地起了躁动。

一个拥抱。

“我在这呢。”
“I'm with you till the end of the line.”

——Steve不想忘掉Bucky,他也不会有忘记Bucky的机会了。
因为Bucky再不会离开了。














『Tony很想见到Spidey。』




“Stark先生,”Happy匆匆冲到Tony的地下室,“您在洛杉矶存放反重力引擎的仓库现在可能出了些状况,有一群看起来像有预谋的小贼闯入了那儿。”

带着浅棕色墨镜的男人头都没抬,左手按在台面上,右手攥着的电钻型工具喷出些蓝色的电火花来,嘴里还叼了个黑不溜秋的小扁片。

“Happy,我觉得这种Friday能轻松解决掉的事情不需要你亲自跑下来一趟告诉我,再者,那个仓库里存放的东西都是装了追踪系统的。By the way,那个小孩是不是很久没给你打电话了?”

Stark先生叼着东西时的发音并不很清晰。

“什么小孩?Stark先生,那边仓库的事情真的很重要……”

“我觉得一件事情重要与否是由我来决定的。我还需要告诉你下一步该怎么做吗?解锁你的手机,打开那个……呃,人们叫它什么来着?语音信箱,然后按下播放键。”

“Hi,Stark先生!我是Peter Parker。我今天放学之后在皇后区看到了一只在抢路人三明治的大金毛,我把它嘴里的三明治夺回来之后被它的主人用拐杖敲了好几下头,现在还有点疼……所以邻家英雄是不是以后可以不用管大狗什么的事情了?”

小孩奶兮兮的声音里掺了点委屈。在一旁听着的Tony却笑出了声:小孩和大金毛抢三明治的画面,想想就很滑稽。

“……Stark先生,我这周做了这么多好事,这周末可不可以让我来Stark Industry执行任务,就算做实习项目也是可以的。”

手机里小孩的声音停下了,Tony深吸一口气,刚想抬起手向Happy做出一个表示“拒绝”的手势——他知道小孩下周就快要Final了。

“拜托您了,Stark先生。”
毫无预兆地,小孩在短暂的停顿后又补了一句话。

“……Happy,给May发一条消息,说这周六Stark Industry有一个实习任务需要Peter的参与。”

“好的,Boss。”

“One last thing, 你觉得红色和黑色的搭配听起来怎么样?”




“Friday,我现在在灭霸的老窝里。我需要尽快回到地球,并且需要新的战衣。”
“……可能不需要很迅速。”

Tony麻木地蹲坐在泰坦星荒芜的表面上。

没人知道在Friday来之前,他是怎么在这个仅剩他一人的星球上熬过这段时间的。

“Sir,我想你们的战衣应该都有一些破损。以及您交代过,在Spider Boy加入复仇者联盟后,要在这次更新的基础上再添些内容,所以我把……Sir?”

“你们”。
多么刺耳的称呼。

Tony掩面,肩膀一抖一抖的。
他失去太多了。

“把蜘蛛侠的new suit留在这吧。”
“Kid回来的时候——如果他可以回来……肯定会喜欢它的。”




会议室的门忽然被推开,Tony看到他的小孩就站在门外。

他真的,实实在在地站在那。

可小孩都不看他一眼,低了头垂着小狗眼站在门外,像是做错了事被罚站一般:

“Stark先生我不知道现在这个时候来打扰您是不是合适。但May婶婶说我必须要尽快来找您一趟所以我没换件正式的衣服就来见您了。没能提前联系Happy告诉您我要来真的很抱歉但是其实我也真的真的……”

小孩一口气没能说完,于是后几句话带了隐忍的哭腔,到最后竟是呜咽得说不下去了。


会议室的三面都是玻璃,洒进来的阳光耀眼得似是把全世界的光亮都分给了紧抱着的二人。

所以我们有理由相信,Stark先生眼角滑出的一滴泪,是被这刺眼的光亮激出来的。

"Welcome home, my kid."

——Tony很想见到他的小孩。而很显然,小孩也很想见到他。


一个名为“我看他们演一整季的对口相声都可以”的弱智短小脑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