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科动物.

There's no happy ending with me.

【盾冬】【铁虫】他是什么味道的?

*盾冬 铁虫
*梗来源:荷兰宝宝口中,鲜花和小雏菊味的RDJ
(↑有几率撞车?虽然印象里没见过相关,但这个梗仿佛挺古早了)
*OOC







【盾冬的场合】


「Bucky是什么味道的?」

这是个好问题。你这么一问让我想起一段往事来。

你知道的,当我们都很年轻的时候。呃,算算大概得有七八十年前了,Bucky每年最开心的时候就是那个带一顶插着漂亮旗子红白相间的大篷子的马戏团到布鲁克林来巡演的那几天。布鲁克林那时候还是个比较穷的地方,能有那么一个几乎半个美国都很有名的马戏团来表演,简直就像是提前过了圣诞节。

不,不是Barnum展出畸形人的那种演出——我无意冒犯。就是像现在我们看到的,什么猴子骑独轮车、狗熊倒立、狮子钻火圈啊那种。

售票的小亭子离我家比较近,所以Bucky总是托我帮他带一张票。其实这事还对当时的我来讲挺困难的,你也知道我打血清前的小身板(笑),排队的时候经常被那些高个子们挤到一边去。不过我每次都能成功搞到两张票。
啊?你问我怎么做到的?很简单啊,趁他们还没起床,早一点去排队不就好了。

不好意思,说了这么长还没正面回答你的问题。那时候和Bucky在一起的日子真是太美好了,我说起来总是停不住,Nat、Tony他们每次听我讲到一半就开始翻白眼,但Peter那个小孩意外地喜欢听。

——说远了。其实我大概知道,Bucky并不是很喜欢看马戏团的表演,他不止一次在其他观众们都站起来鼓掌的时候小声跟我说他看到了那只雄狮的鬃毛被烧焦了一块,或者在那只骑独轮车的猴子转到我们这边的时候发现它脚踝上被磨秃的一圈毛什么的。

你可能没见到过,马戏团巡演的那套班子里其实还有一些卖零食的小贩子。Bucky每次表演开始前都会径直走向那个卖棉花糖的摊子去要一个香草味道的棉花糖,那里的味道我永远都不会忘记。混了香草粉的白砂糖在机器的加热下被拉成丝,机器附近的空气都是甜腻又热乎乎的,隔壁爆米花桶里奶油和焦糖的味道还会飘过来。

Bucky特别喜欢盯着老板用纸棒把机器里的糖丝搅起来,他每到这个时候脸上露出的笑意,是我到现在都在怀念的。

是的,我非常怀疑他对马戏团的热情纯粹是因为能吃到香草棉花糖。

香草棉花糖。
Bucky是那种,混着焦糖和奶油的香草棉花糖的味道。



「Steve是什么味道的?」

是那种,铁皮大货车车厢里潮湿泥土的味道。

啊,不要做出那种表情。人们不都是会喜欢某些特殊的味道嘛。

是这样,我有一点晕车,只是轻微的晕车,所以只是表现出坐在颠簸的车里就有点头晕犯困。但每次在去战场的车厢里,我都会因为紧张而神经极度绷紧,根本不可能睡着,连头晕的机会都没有。

打完一场仗回程的路上,我晕车的毛病才会彻底体现出来。头晕是真的,但刚刚从枪林弹雨中侥幸活下来,耳朵会叫得厉害,吸一口气都感觉带着硝烟和血腥味掺在一起的恶心感,闭上眼睛满是敌人死前的眼神——甚至是他们残余的躯体。
他们有的看起来还不到18岁。

如果没有Steve在旁边,我一定不可能在路上阖眼。Steve可能有一种让人安心的魔力,他肩膀上有从战壕里刚爬出来没多久而带上的泥土气息,这会和我们倚靠的铁皮车厢潮湿的铁锈味混到一起。靠在上面的时候,我眼前的画面不是该死的战争,而是我们约好了这场仗打完后要去的那家电影院前贴的海报、Steve家在的那条街街角的冰激凌店和他在我18岁生日送的那只比我个头还大的泰迪熊。

嗯,铁皮大货车车厢里潮湿泥土的味道。
那种……嗯,快要到家的感觉。








【铁虫的场合】


「Stark先生是什么味道的?」

(毫不犹豫地)鲜花和小雏菊。

呃,这个回答能不能不要告诉Stark先生。我可以重新给一个答案的。

没关系的吗?好吧,其实开始我也挺奇怪的,你知道我很小的时候曾经遇到过Stark先生一次。那个带着钢铁侠面具的小孩子就是我,当时Stark先生在一炮解决掉那个机器人之后留下一句“Nice job, kid”就离开了。

当时我虽然年纪很小,但见到偶像,那种我房间里全贴的是他的海报的偶像之后,我觉得我当时脑内炸出了一万朵烟花。所以Stark先生离开后留下的小雏菊的香气,我以为只是我过于兴奋而产生的幻觉。

我原本幻想中的Stark先生应该是带着教堂里木质椅子的气息,你懂吧,就是一种神圣感。Stark先生应该是穿着红色的盔甲被白鸽簇拥着降落到地面上,还自带管风琴和唱诗班给他伴奏的那种。

什么?不不不不不是幻视。虽然他也是红色的而且会飞而且人很好……但他和Stark先生绝对不是一样的!

(小声)Stark先生是独一无二的。

从Stark先生突然出现在我的房间后的每一次靠近,我都觉得Stark先生身上有着一股小雏菊的香气,并且和其他花的味道杂糅在一起几乎无法分辨。还有啊,Stark先生每次笑起来,即便只是一个浅浅的微笑,他身上花的甜香味都在往我鼻子里面钻。

问我原因吗?其实我也不知道。不过我想,Stark先生坚硬的盔甲和有那么一点点严厉的外表下,灵魂一定是蜜糖味的。



「Peter是什么味道的」

什么?你在想象关于太阳晒过的衣物的味道?
嗯……我是说,的确是有的。

我知道你们在期待什么。不要指望Tony Stark说出“Spider Boy就是我的小太阳”这种肉麻的话。

你知道,皇后区的有些地方其实挺脏乱的,即便到了今天也是。我第一次去找那个“高智商小孩”的时候一度认为我走错了地方,那里充斥着暴露在楼房外的土红色管道,幽深巷子尽头的露天垃圾桶群和堆满浅绿色酒瓶子碎片似乎目睹了一场街头恶战的墙角。但当我进入那个小孩的房间,里面淡淡的薄荷味道就让我的不适感烟消云散,那种感觉,就像……在燥热的夏天跳进了有着浅绿色地砖的游泳池。

我也不清楚为什么那个小孩身上会总带着这种薄荷味道。Friday给我调出小孩的蜘蛛战衣视角时,我常看到他阻止街头的恶性斗殴,从小偷的手里用蛛丝黏走赃物还给失主,或者把走私大麻的罪犯捆起来吊在街灯的杆子上等等。人们总是会在接触了过多这些阴暗面后被改变,也许就表现在染上会那些不属于他们的味道,但Peter从来都不会被影响。

不要用那种眼神看着我。我说过了,我只是在工作间隙才会去看看Spider Boy的动静,只是为了确认他有没有危险或者闯了什么祸而已,没什么别的。

可能有些人真的带有这种能力吧,一种让所有黑暗污秽都无法近其身的能力。无论发生什么,Peter都会每天翘着脚坐在不知谁家阳台的栏杆上,给我打电话例行汇报,声音里都带着让你无法忽略的笑意。我想这对于Spider Boy来说,比他的蜘蛛感应什么的珍贵得多。

小孩的这种能力不会消失的,正如那股从来都萦绕着他的薄荷气味。

嗯,我不会允许这种能力消失的。








———————————————
【单身鹰的场合】


「Sam,你觉得你复联的队友都是什么味道的?」

恋爱的酸臭味。

评论(2)

热度(98)

  1. 请输入名称猫科动物. 转载了此文字